在下阳篁

「杰佣」意中人:全篇

恶魔杰×猎魔人佣

「精化版」


[一]

“呼……呼……你……认输了吧?”男人把脸上的面具挪到后脑勺,气喘吁吁道。


公元2033年,地球诞生了一种只存在传说里的生物——“恶魔”。

“他们”的性格就同传说一样,喜爱杀戮,食人精血。

正因为出现了这么一群怪物,人类为了得以延续不得不组建一座专门训练猎魔人的部门机关。

并且人类把地球上的恶魔都编了号,原因是他们觉得恶魔就是怪物,不配有名字。


而现在这只,编号J52,是最难绞杀的一只。

J52算是未化形恶魔中的一股清流,他好像天生就是一副人样,人有的他都有,不仅如此,他还戴了个能遮住上半脸的金面。穿得也像模像样,跟那些赤身裸体的恶魔简直不能比。但是本性难改,他跟它们一样,也喜欢杀戮。据说,J52连同胞都杀。

如果捂着良心说,J52确实无可挑剔。无论是身材,声音,武力,还是衣品,都比那些恶心的恶魔要好太多,甚至比得过一部分人类。


上面不知道少了哪根筋,竟然只派自己来……奈布.萨贝达跟J52僵持了许久,直到J52累得不行(懒得动),他才逮着机会开枪。

“靠,射偏了。”子弹没有打到心脏,偏到了左肩。奈布啐了一口,继续瞄准。

J52抬起头,身上全是血。“……明明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要做这行送死呢?”

“懒得跟你废话。杀了你我还要回去报告。”

J52突然笑了,蓝宝石一样的眼睛蓦地变红,被子弹射穿的左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他瞬到男人面前,低头亲了他的脖颈,随后在男人的手背上印下记号。

“哼……亲爱的,我不陪你玩了哦。”他行了个礼,不见了。

J52既然是最难绞杀的,怎么可能轻易就被人类杀了呢。

愚蠢。

“你个J52!!给我出来!”奈布朝周围开了好几枪。

“J52真难听,JACK才是我的名字。”杰克轻轻地笑了一下,暗中做了个飞吻。

妈的……


奈布回基地后,拿着镜子往脖子上看个不停。

好巧不巧有个同事进来了,一眼就看见了奈布脖子上的浅红色的一点。“啧啧啧,萨贝达你有小草莓了?噢~我懂我懂,现在正是年轻人春心萌动的季节嘛~唉……可惜我家里还有个媳妇儿和两个孩子……真可惜……”


小……草莓??

“你他妈能说清吗?”手中的镜子被拳头给打破了,零零散散地碎在地上。


同事将枪丢到一边,兴致勃勃地讲道:“小草莓啊,顾名思义,就是吻痕呀。”

“操……怎么才能消掉?”

“估计要等它自己消掉了。”

J52个变态……

奈布重重敲了一下铁柱,瞄到了手背上的记号。

「JACK」

果然是个变态!还喜欢把自己的名字刻在别人手背上!


一个月后

“妈的怎么还在!?”奈布再次查看脖颈上的吻痕,发现它怎么也消不掉,手上的字母也弄不下来。

“萨贝达!有任务,地点城西,狙杀恶魔Z4和Z3。”

“收到。”奈布为了掩盖吻痕特地拿了军绿色卫衣套在战衣上,顺便戴了个断指手套。


毕竟手背被刻别人的名字的事……很容易被误会的。


城西

奈布翻上楼顶,架好狙击枪准备射击。他环顾四周,却只发现了Z3。心中的不详感越来越强。

不对劲。怎么只有Z3?Z4呢?!

奈布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已经来不及了。

不见踪影的Z4此时跳了出来,用脚踩住奈布,朝他怒吼。

嘴里的腥水一滴一滴地流出来,血腥味直扑奈布脸上,恶心至极。

它伸出爪子抓向身下人的脖子想将其拧断,奈布见状拔出匕首捅了压住自己的脚,后退几步。

人没事,可衣服就没那么幸运了。

脖颈处的布料被撕了下来,露出了Jack弄的吻痕。

接下来这一幕就有点神奇了。

Z4看见了那个吻痕,居然朝奈布俯首跪下,嘴里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

奈布:“WTF???”

什么鬼?!?!


——————————

Z4:确认过眼神,是首领的内人


[二]

奈布低头摸了摸脖子上的红点,瞬间想到什么。他将左手上的手套摘了去,露出Jack四个字母。

果不其然,Z4看见后竟张开翅膀与Z3一起逃了。

啧……感情自己惹上了个地位不低的变态。

他耳朵上的智能传音器里发出滋滋的噪音,随后听到男人的低吼:“奈布.萨贝达!能听到吗?Z3和Z4呢?死了没有?”

“报告指挥官,任务失败。”

传音器里的声音变得激动起来:“这么简单的任务你都能失败?!你先撤回基地,和××换个任务,让他去追捕Z3Z4。”

“嗯。”

奈布回到基地,按照命令去和另一名战友换了任务,那位战友高兴坏了,幸灾乐祸地对他道:“谢天谢地,幸好你和我换了任务,要不然我就得去J52那送死了。”

话音未落,奈布猛地抬头,声音抬高了许多:“J52?!你的任务是击杀J52?!”

“萨贝达,警官的命令可不能违背啊,这任务换了,你就别想换回来。”

“靠。。”奈布忍不住骂出声,脸色变得难看。那人见这情景,就悄悄做了个鬼脸溜了。


这次任务比较耗时,因为指挥部实在定位不了J52的所在处,只能让人在他常出现的地方徘徊。

奈布重新把手背和脖子上的东西遮住,按指挥部所给的地点安顿。

奈布到达目的地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J52常出现的地方居然是那次交战的废墟遗迹。

残缺的屋顶上还有Jack留下的黑色血迹。

奈布走上前去,血迹上生出一层薄薄的矿物质,闪闪发亮。

“原来恶魔的血可以培育矿物的么……”他喃喃自语。

还挺漂亮。


黄昏,奈布已经把帐篷,火堆给支好了,一个人坐在杂草上擦着枪。

他突然停下了动作,警惕地盯着前方直立的树。

树后有人。

他将枪举起,朝前方开了一发。

“哎呀呀……一见面就要动手的么?”Jack从树后走出来,“枪法不错,但是打到右胸了,是不是很失望?”他用手把胸膛里的子弹挖出来,随后快速愈合。

男人现在一看到他就来气,无视他又来了几发:“闭嘴。”

Jack歪了歪头,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眯了起来,他伸出食指,把子弹全部拦下并且溶解。

艹……

这恶魔简直开挂,战斗力不是一般的高。

奈布发现枪没用便拔出匕首和他近战。

然后就这么打了十几回合。

“哼……我带你去个地方。”Jack忽然笑了,薄薄的嘴唇勾出好看的曲线。他把奈布抱起来,瞬到了他的地盘。

到目的地时奈布一个回刀把Jack的手臂给划破了。

呃……尽管这都是徒劳。

“欢迎来到我的住所。”Jack把奈布放了下来,摊开双手退到身后的王座上。

奈布皱着眉头往四周看去,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居然是一座城堡。?Jack的两边站着女仆人,与常人不同的眼睛能看出她们也是恶魔。

奶奶的,来到恶魔老巢了。

奈布上前几步,冷冷道:“那么这位J52,你是恶魔的首领,对么?怪不得战斗力比它们好得多。”

Jack听完满意地点点头,回道:“那些丑陋的怪物和我不一样,能化形的恶魔才是胜者。”他指着城堡外,“你们见到的,都是低级的恶魔,会化形从不出现在人类的视野。如你所见,那些化形的也跟你们人类一样,耕地做买卖生儿育女,他们也有你们所拥有的感情,而且他们也有自己的名字。”

说得这么好我都要信了呢。

奈布看向城堡外,凝视着来来往往的“人”,扶着老人的、抱着孩子的、牵着恋人的……看上去竟比人类社会和谐得多。

他收回视线,“我脖子上的吻痕你动了手脚对吧。”说着他把拉链拉开。

Jack从王座上下来,用手抚摩着奈布脖颈上的红点。“这个?唔……类似你们说的标记吧,上面有我的味道,低级的恶魔自然避而不及。”

好凉。居然还有点舒服……奈布的脸上有点红晕,推开了身前的Jack。

Jack的笑容消失了,他按着奈布的头将嘴唇贴了上去。

“唔……你……!”奈布下意识握着匕首刺过去。

Jack没有躲开,他的心脏被刺穿了,黑红色的血顺着胸膛流下去。

不,我没想这么做……他惊了,把匕首拔了出来,手足无措起来。

别吧……不会死的对吗……

可是Jack并没有如他所愿,血像洪水一样止不了。临前,Jack用只能奈布听见的声音说:

“My favorite person.”

「我的意中人。」


——————————

杰克:我的便当热好了吗——

阳X:想太多。


[三]

“不要……不要……别死……”久经战场的军人毫无征兆地湿了眼眶,双手颤抖地伸向倒在地毯上的“人”。

奈布从没有这样后悔过。明明自己的双手沾过无数恶魔的鲜血,可现在,这双手却让他恐惧。

“啊呀,人类的孩子……你就不能承认喜欢过他么?”角落里走出一名女子,她被一个女仆扶着,款款走来。她穿着邻国的衣服,没被搀扶的手中拿着一把带有尖刃的折扇。

奈布刷的转向她,迅速把眼眶里的泪水收回。“你不是这儿的人。”

“啊哈哈~妾身当然不是。这位主邀请我来住几天,居然碰上这么精彩的事。”她把女仆唤走,轻轻走到男人面前。“妾身的艺名叫红蝶,美智子是妾身的名字。”

红蝶……红蝶。那是日本著名的舞者。

但现在看来,隐藏身份是个恶魔啊。

奈布紧握着匕首,恶狠狠地盯着红蝶。

她说我喜欢这个恶魔。

怎么可能。

“啧啧啧,伤得还挺重,不过这位主现在似乎不需要妾身的帮助。”

“能救活他么。”

“什么?”

“我问,能救活他么。”他紧握匕首的手突然垂了下来,自暴自弃。

红蝶愣了,她没想到这个人类孩子居然这么容易就面对自己的心了?真没劲。

只见红蝶调皮地耸了耸肩,“妾身不知道怎么救,而且……好像也救不回来了。”她瞥了眼奈布,发现他居然笑了。又是出乎红蝶的意料。

难不成妾身猜错了?不可能啊,之前一猜一个准的。

奈布挑了挑眉,走过去:“好吧,救不活就救不活吧,我现在放弃自尊来求你,红蝶小姐,你能带我回去吗。”

她眯起眼睛笑了,眼边的红色宛如蝴蝶,围绕着乌黑的眼眸翩翩起舞。“好吧~我答应你了人类的孩子。”红蝶牵起奈布的手,同之前的Jack一样瞬移回原地。


真是摸不透人类孩子的心思。她叹了口气想道。

红蝶送走奈布后便回了城堡,见Jack还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噗呲一下笑了:“主?人家都走了,你还装不成?”


二十年后

恶魔在这一年突然人间蒸发,不知去向。人类也不再担心自身安全,用来消灭恶魔的部门机关便被拆除。猎魔人都退休各回各家。

最后一次聚在一起,萨贝达被一名战友勾着,说道:“哎呀……这就退休了,还有点不甘心呢。当时见你回来,还很惊讶,原本以为你会回不来呢。但更惊讶的是你居然杀死了J52,真是太漂亮了!”

他停了一下,随后一脸奸笑地调侃道:“诶对了,你那天晚上是不是在哭啊小奈布~是你的情人甩了你还是什么?居然哭的那么伤心,枕头全湿了。”

奈布瞪了他一眼,冷冷地回:“你去看了我的枕头。”

“呃……哈哈哈哈……我要证实一下嘛哈哈。。。。”战友心虚地把手收了回来,悄咪咪地溜走。


之后他又回到奈布身边,正想说话,不料被奈布堵了回去:“你要是还想跟我说我的事,我不保证不会去向你老婆说你的私房钱藏哪儿了。”

战友被吓到了,委屈巴巴道:“我还不乐意再回来找你呢……外面有人找你,我来跟你说一下而已……萨贝达你要是敢把我私房钱的事跟我媳妇儿讲我要你好看!”

外面有人找我?为什么要找我?“哦放心,不会说的。吓吓你而已。”男人一脸疑惑地走出去。

这二十年自己也没结婚,战友还拿这个来开玩笑说自己在“守寡”,除了已故的父母,再没有同自己有联系的人了,那是谁找我?

正想着,耳畔响起熟悉的声音——

“亲爱的奈布,是否想我了?”

不可能是他的。

二十年再没流过的泪水一下喷涌而出,男人扑向面前心心念念二十年的人,狠狠地踹了他的命根子,说道:“Jack你这个混蛋。”


                                                        END.


——————————

红蝶:我就说我一猜一个准。


「杀破狼」望月

“长庚!今儿是望月,等会儿……”顾昀身穿玄甲从殿外进来,话说到一半,抬头见殿里还有些军臣在场,而太始帝李旻正坐在龙椅上同他们讲论朝事。

顾昀眉一挑,掀起衣摆跪下道:“……臣顾昀,参见皇上。”
江充也在其中,自然是看到了方才顾昀那玩世不恭的态度。随后也同样看到他发现殿上还有其他人后的态度大转变,一下子一本正经起来。
如今也过了十有五年吧,顾帅和皇上的父子情分还是一如既往地深哪,真是妙哉妙哉。暗地里都这么不拘小节的。江充心叹道,不知觉地摇了摇头,嘴角勾起。
长庚没料到顾昀会在这时候回京,着实被惊了一惊。而后站起来想下去扶他,但看这种场合未免有些不妥,也只是站站又坐下来:“顾卿免礼。”长庚冲军臣挥了挥手,意示散了。“今日议事就到这里,也请众位大人回府后商量有何不妥,明日再来上奏。”
“望陛下金安。臣告退。”
………………
到殿上人都退了,顾昀才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长庚从龙椅上下来,握着他的胳膊转了一圈又一圈,确认没受伤后扑上去搂着顾昀:“子熹,我好想你。”说着还将头往顾昀的臂弯蹭了蹭。
“你个狼崽子,我只出去了半月之久,你也表现得跟去了多少个春秋似的。这还多亏小葛那玩意我及时赶回来了啊。”顾昀没好气道,用手指刷了下长庚的鼻子,他的桃花眼弯弯的,嘴角微微地向上。“都成一国之君了,还撒娇呢皇上?”
长庚撇了撇嘴,双手死死揪着顾昀身上的玄甲,装作没听见。
这小混蛋……
顾昀不轻不重地弹下长庚的额头,长庚吃痛“哎哟”一声放了手,他才把自己的衣摆从长庚手里“救”出来,随后趁其不意捏起长庚的下巴亲了一下,“等我换身衣服,今晚上带你出宫玩儿去。”
长庚搂着顾昀的腰道:“嗯……要我去帮你?”
“诶诶别别别!我自个儿来、自个儿来-_-||”安定侯花容失色,连连挥手,飞也似的逃了。
上次卯时起,顾昀迷迷糊糊没醒完全,被长庚拉起来还是不醒,无奈之下长庚便帮他穿起了衣服,结果就悲剧了。太始帝有了反应,按着安定侯折腾了一个时辰才肯罢休。
有时候这小兔崽子还真他娘的吓人……

到酉时,安定侯同皇上叫王伯牵来两匹马,等会骑着去城里最大的集市。
城中最大的集市离皇宫有段距离,虽远是远了点儿,可每逢过节那儿可是热闹非凡呐!人山人海,商贩子争先恐后在那抢摊位,每次保证能赚不少钱。正因为这样那的东西也比其他地方来得多来得繁。

“卖花灯喽!好看的花灯喽!不买就亏喽!”
“这位姑娘要来个河灯吗?施愿保管灵!”
“团圆饼!好吃的团圆饼!要什么馅儿有什么馅儿!!”
………………
吆喝声此起彼伏。两个人下马时愣了愣,虽然之前也见过不少热闹的情景,可这么壮观的也怕是头一次——放眼望去,灯火通明,街上拿着花灯的、桥边放着河灯的、举着糖人的、戴着面具的、吃着团圆饼的,好不热闹。
顾昀把马寄在小贩那,给了小贩一两银子后回到长庚身旁,抓着他的手问:“想买什么?”
长庚随着顾昀往前走,街两旁的商品五花八门,琳琅满目,晃了长庚的眼。
“怎么了?小时候没见过?”顾昀见长庚呆呆地望着,说出口。
随后他简直想扇自己一个嘴巴子。
怎么说到小时候了……
长庚没介意,不再看着那些东西,扭过头看着顾昀:“没,小时候见过,你那时候在雁回带我出去前面,我就见过一次了。当时秀娘牵着我路过一个小小的集市,我也只不过是匆匆一眼瞥完罢了。”
他苦笑了一下,陷入回忆继续说道:“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世界上有集市这东西,就觉得非常华丽非常热闹,现在想起来跟这儿一比,也是极小极冷清。可当时我还是看得入迷,那个蛮族女人见我在看集市的热闹就扇了我一巴掌,然后就离开了。”
顾昀:“……”我这个混账……
“长庚,别想了,以前的都过去了,现在不还有我陪着你。”顾昀伸手抚着长庚的脸颊,轻轻地笑着。“小时候的玩意儿要不要现在补上?”
是啊,现在有子熹,我还想什么呢……长庚摇摇头,把顾昀的手握住,在袖袍里十指相扣,“不用,你上次在雁回镇已经帮我全补上了。还有上个中秋你因为坐葛晨那东西掉下来误打误撞回了雁回我们不也逛过了?”
他拉着顾昀走到卖河灯的小店前站定,“子熹,先去河里放灯,然后买几个月饼,最后去赏月,怎么样?”顾昀点了头。
挑完河灯付完钱,到河边时那儿的人好像丝毫不减,依旧人山人海。
看起来好像挤不进去的样子啊……而且就算挤进去了,河里也都铺满了河灯没法看……长庚满头黑线,有点懊恼。
“走,我们到郊外放灯去!”顾昀把手放在嘴边吹了个哨,在小贩那的马被招过来了。“上马!”他一跃而上,一夹马腹便奔向郊外。

郊外倒是清静得很,河里也没挤着灯。
长庚将写好的纸条折好安置在河灯中,而后放入河里。
“嗯?长庚,你写的,是什么?”顾昀放完后往这边望。
“说出来就不灵了,不说。”
哼……反正早在宫里我就瞧见了。顾昀心道,长庚写的是三样东西,“国家太平”、“百姓安乐”、“与君长守”。前两样无非就是国事,天下事。后面的……咳咳。顾昀的脸上浮了层薄红。
而他自己写的竟也和长庚差不多:“边疆巩固,国家(大梁)安平,天下无恶,百姓得以安居乐业。”倒是没写私事……
长庚突然想起什么,“完了,方才没买月饼。”
“没买?那这是什么?”顾昀不知从哪儿掏出一盒团圆饼,嗯……也就是月饼,得意洋洋道。
什么时候……长庚很是疑惑,从他手中接过,拿起一块咬下去。“嗯?是桂花馅儿的?!”
顾昀自己也拿了块,嘴里有月饼,含糊不清地回:“这儿好像没有雁回镇的桂花糖饼,所以我就改买了桂花馅儿的月饼。”他眨了眨眼睛,“怎么样?”

“子熹,你说你不会是月宫里的嫦娥派来勾我魂的吧?”长庚吃完后靠在树上,望着天上的月亮忽然来了一句。
顾昀听完愣了,随后瞪了眼长庚:“小兔崽子想什么呢。。”这小混蛋怕不是因为上回中秋我调戏他说是月宫的神仙这次想报复……
长庚不知道顾昀此时是这么想的,还继续说下去:“不过,要真是那样,你也算得逞。”长庚把他的手拿过来捂着。
顾昀将另一只手枕在头后也靠着树,不经意回:“看,这不勾着了?”
“是是是,心在你身上呢。”长庚摸着顾昀的脸,悄悄地贴上去。

————————————————————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中秋快乐。

关于“咚”那些事儿……

咳咳,今天的话题是:
“关于‘咚’你知道多少”
【个别片段可以后续,看观众情况】

1.壁咚          
“义父……你……”长庚被顾昀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顾子熹今天不知发什么疯,见长庚早朝归来就双手抓着他的手腕按在墙角。长庚被吓了一跳。顾昀黑着脸,手腕越抓越紧,勒得发疼。
长庚吃不住疼,下意识“嘶”了一声。顾昀蓦地抬起头,把手从长庚手腕上挪开,靠在他身旁的石壁上。他整个身子软了下来,向前倾去。“义父,义父你怎么了?”长庚轻轻拍了拍顾昀的脸,发现没什么反应,整个人就兵荒马乱起来。
“噗嗤……”顾昀抖了抖,随后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把你吓得……诶哟我的肚子哈哈哈哈,笑疼了~”
长庚:“……你要壁咚是吧?”
“嗯?……诶诶诶诶!小兔崽子你居然弑父?”长庚反手把顾昀压在身下,满头井字。

第二天
顾昀:“是哪个混小子把那本教人壁咚还要装虚弱的书放在我床底下的……看我不打断他的腿。。。。。我的*诶……可疼死我了……”

2.胯下咚
“……”
“……云澜……你这样……我……”
咳咳,赵云澜在网上发现了个好玩的,就按耐不住找了沈巍试试。
他把沈巍拉到墙角,一再强调不许走动。自己蹭蹭蹭地上了墙,两条腿横在两边,双手按着墙壁面对着沈巍。
嗯……胯下咚怎么这么别扭……感觉下体怪怪的……但赵云澜也没多想,一脸猥琐地盯着沈教授。
就像……大灰狼看小羔羊一样。
“嘿嘿嘿(º﹃º )……”
沈巍:“……”
他伸出手点了赵云澜的穴,赵云澜一僵,跌进沈巍怀里:“我靠,宝贝你居然偷袭我!”
“那你想一直这样?……”
感觉……要慎重回答这个问题啊……
不等赵云澜回答,沈巍就抱着他去了卧室。

……原本沈巍想等到晚上的……

3.船咚
奈布气得炸毛:“这tm就是你说的看海?!”
Emmm……杰克邀奈布去看海,起初他是半信半疑,犹豫到底要不要去。
这个人昨天说给自己买衣服结果买来的是女仆装;前天说去游乐场结果是到裘克那还害得自己被追了半天;一周前说帮自己追玛尔塔结果把玛尔塔气得直接和自己断绝关系再也不见……
被坑了这么多次,是人都不会再答应了吧。。。。。
但是见杰克满是期待……好像自己不得不去啊……
然后……杰克就带着奈布到湖景村划船去了。
“看海……看你*了个*!哼!”奈布躺在船的一端,一口气爆了许多粗话,后来眼不见为净只能祈祷着赶紧划回去。
他眼睛闭了一会,手忽然就被人固定了。奈布瞪大了眼睛,发现杰克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奈布肺快被气炸了,手被定住了只能乱蹬腿:“你个老流氓想干嘛!放开我!”
“哼,要是我不放呢?”
卧槽,这不是之前那个傻愣愣的杰克吧?
“不是,你不是傻傻的吗?怎么现在……?”
杰克:“……”……我傻吗?我哪傻了??
他突然离奈布很近,鼻息喷在奈布的脸上:“因为……我只对你这样啊……”
轰的一下奈布的脸红得像猴**,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你、你想对我干什么!”
“我喜欢你……别跟那个什么空军待在一起了好不好?”
“可是我!唔……!”
[以下片段少儿不宜,播放失败]

4.床咚
王也一整天都躺在床上,啥事也没干,挪都懒得挪一下。
直到入夜后打来的第一通电话。
王也把联系人都给屏蔽了,除了嗯……
【诸葛狐狸】
唉……今天办事诸多不顺啊……他一轱辘起来,接了电话,刻意把声音清了清,努力做出精神的样子。
“喂————”
“老王,在家是吧?快下来给我开门。”
“好嘞————”

电话挂了之后,王也看了看乱七八糟的周围,心里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不整理。自己也是穿着睡衣去开大门的。
然后就瞧见了站在门口等得无聊来回踱步的诸葛青。
诸葛青难以置信地看着王也衣冠不整的样子,随后斜着身子把房间的环境粗略地扫了扫:“老王你家来贼了??”
“没,以前都是这样的,懒得折腾。”王也自己倒是不以为然,把诸葛青客客气气地请了进去。
行吧行吧,还得我整是吧?。。。诸葛青瞪了眼王也,挽起袖子开干。
最后一块地方,也就是床打扫完之后,诸葛青累得不行,直接扑在王也的床上。
“妈呀老王……刚进来东西丢的到处都是,也没见着这房子面积大啊……打扫起来要人命啊……”
王也挑了挑眉,悄悄上了床爬到诸葛青前面,头一低正巧对视:“嫌累啦?那就躺一晚呗?”
这话第一次听倒没什么不对,后边越回味越不对:“诶王也你什么意……”
回过神时王也已经在自己上头了。
“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留宿一晚。”

5.椅咚
喻文州像往常一样坐在桌子前写笔记,时不时停下转个笔沉思。
“队长队长队长,我们来玩这个吧!老叶他们都有玩过,看起来挺好玩的,队长队长你跟我试试呗~”黄少天好巧不巧拿着手机冲了进来,指着屏幕道。
椅……咚?
喻文州有点疑惑,这不是撩人家女孩子的技巧么?怎么……??
“队长队长,你就跟我玩一下!就一下!”
拗不过你……他无奈地笑笑,招手让黄少天靠近:“别太过了啊,等会要写笔记呢。”
黄少天立马眼睛冒光,跑过去开始动手……咳咳,开始按手机里的步骤“行动”。
“嗯……队长你能坐过去点,腾出个我放手的地方吗?”
喻文州听话地往左移了移。
黄少天把手按在椅背上,稍微弯了弯腰面对着喻文州。
可是过不了几分钟他就开始后悔了:离得太近了……感觉好别扭啊……
“队长你还是做笔记吧……我走了……”黄少天把手收了回来,正想转头溜走,不料被喻文州拉了回来飞快地偷亲了一下。
“队长你你你你你!……我我我我我我我……”一向巧舌如簧的黄少天居然卡壳了,语无伦次起来。
喻文州摸了摸他的头,轻轻地笑了笑:“这下可以了吧?”
“可、可以了……”

重名引起的误会

啊……怀有敏感词的一篇只能发评论里喽(⁄ ⁄•⁄ω⁄•⁄ ⁄)

杰克的手艺

奈布一起床便看见某位不速之客在厨房里搞腾。
啊……好衰……奈布心道,一手扶着额头,又倒下去睡了:“一定是我起床方式不对,再睡会儿。”
嘟嘟——嘟嘟——
床头的手机响了。
好吧,睡不成了。
奈布啐了一声,拿起手机查看。
「艾玛:奈布!!今天我们求生者放假,艾米丽他们都在,一起来看电影啊!」
奈布:“……”放假么。
那还有比在家睡觉更幸福的事吗!
奈布开始敲字:
「奈布:不,我不去了。——
杰克:我们会去的。到时候集合。」
奈布炸了。
他跳起来,把厨房的那位揍了一顿:“我tm说过我要去吗?!你来我家我就已经很不爽了,谁给你的的胆子给我做主啊!?”
杰克倒是不以为然:“今天天气挺好,你确定不出去?”
“不去!”奈布愤恨地坐在餐椅上,瞪着杰克。
杰克笑了笑,把一坨不知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端了上来。
那东西状如马赛克,就黑白两色。给人看一眼就可以把昨天吃的东西吐出来。
实在是“妙不可言”。
而奈布看着杰克把这坨东西放在自己的面前,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像是在意示自己尝尝那马赛克状物体。
奈布:“……”我能选择不吃么。
“我最拿手的英国料理,你试试。”杰克把盘子朝奈布推去,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拿手?Are   you  确定?
奈布咽了咽口水,僵硬地把刀叉伸向那个盘子,取了一点放在嘴里。
………………要晕了。
奈布捂着嘴,对杰克疯狂点头:“好次(吃),好次(吃)……”
“那就好,等会去找艾玛小姐的时候给他们带点。”杰克亲了亲奈布的额头,然后转过身把戒指取下放在洗手台,仔仔细细地把手洗了个遍。
要给艾玛么……hiahiahiahia……(发出杰克般的笑声)艾玛,这就怪不得我了,“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嘛!奈布露出了个阴森森的笑容,准备好看看艾玛他们吃了这东西后的反应。
电影院门口。
“这里!这里!”艾玛牵着艾米丽,向奈布挥挥手。
奈布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晚到了。”说着把杰克装食物的便当拿出来,“这是我家那位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们能全部吃完。”
艾玛的眼睛瞬间发光:“哇!好吃的嘛?给我给我!”她把便当抢了去,打开看都不看一眼就吃了一口。
随后她可爱的脸蛋从绿色变为蓝色,又从蓝色变为白色,最后直接黑了脸晕了过去。
艾米丽被吓了一跳,她抱着艾玛,看了看艾玛的症状,喊道:“艾玛食物中毒了!快!快叫救护车!”她对在场的求生者鞠了个躬,“抱歉,这场电影或许看不了了,下次再请大家看吧。”说完便抱着艾玛上了救护车。
全部人都走了,就奈布愣在那。杰克在旁边守着他。
不可能这么严重的啊……她吃的不多,还没我吃得多,怎么就食物中毒了?我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啊……奈布捂住脸蹲了下来,手指上的戒指磕着自己也不管,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
“走吧,小奈布,回去了哦。”
“不要在我的名字面前加个‘小’!”
“好好好,我们回家啊。”
“……我要你抱。”
“可以可以,你要我怎样都可以。”
“……嗯……”

ps:后来艾玛被抢救过来,奈布才放了心,然后再也不让杰克碰过厨房,进去都不允许。
在写这篇文的时候,我的表情是这样的:
(ಡωಡ)hiahiahia
(发出杰克般的笑声)

《第五人格》开膛手与佣兵[后续]

“好了,童话讲完了。”
小女孩艾玛坐在床上,听完了这个童话,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呜呜呜……开膛手……开膛手先生后来……后来就自己活下去吗……呜呜……”
给艾玛讲故事的人把书放在床边,他托起下巴,思考了一会。
这不是显而易见么,佣兵死了。
开膛手变成了杀人狂魔。
“嗯……后来嘛,”他话说到一半,突然把艾玛抱起来,“开膛手和佣兵在一起啦!”
刚刚还哭得很凶的小姑娘艾玛立马收场,笑得可开心了:“开膛手和佣兵在一起喽~两个人在一起喽~”
嘛……虽然骗小孩不好。
但是不就是在一起了么。
刚跨进门的奈布被杰克吃了一肚子醋。
他猛地把门关上,巨大的声响把抱在一起的俩人吸引了过来:“抱够了?我走了。”
说完话奈布把手中的东西丢在了地上,“这你的东西,今天和里奥女儿一起睡去吧。”他打开门打算出去,杰克抱着艾玛小姑娘走了上来,强行壁咚。“小奈布吃醋了?”他勾了勾嘴角,蜻蜓点水般吻了奈布的嘴唇。
“哎呀(⁄ ⁄•⁄ω⁄•⁄ ⁄)!”艾玛趴在杰克的肩膀上,看到这一幕马上捂住了眼睛。
奈布:“……mmp”
小孩在你还亲?!
还敢抱着里奥她女儿亲我?!
明天不怕被里奥追着打哦?!
亲个毛线哦?!
想跪搓衣板就直说哦?!
想睡客厅就直说哦?!
我tm今天去玛尔塔那里信不信?
奈布推开杰克,用手臂挡住了嘴巴,挤出一句话:“……我今天去玛尔塔那里睡。你在这睡回家睡都行。”
刚刚还笑得迷人的杰克脸黑了下来。
他把艾玛放在床上,自己腾出两只手去抱奈布。
艾玛第一次看到这种“大场面”,可爱的脸蛋变得通红。
“奈布哥哥!刚刚杰克哥哥给我讲了个童话,讲的是一个开膛手和佣兵的故事,可好听了!”
奈布突然停止了挣扎。
那个故事不是个悲剧么。
佣兵死了。

杰克也顿了顿。
“那个佣兵哥哥后来和开膛手在一起了耶!原本听到佣兵哥哥死了……我哭了……可是可是!杰克哥哥跟我说,结局佣兵哥哥复活了,跟开膛手在一起了,我好高兴啊(⁄ ⁄•⁄ω⁄•⁄ ⁄)”艾玛激动地在床上打了个滚。
“……杰!克!结局明明两个人没有在一……唔!”杰克怕他说出真相,用自己的嘴巴堵住了那张愤恨的唇。
他的舌尖碰了碰佣兵的唇,伸进了佣兵的口腔。
奈布快被亲得踹不过气了。
亲了好一会,杰克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奈布的嘴唇,离开时还轻轻地吸了一下。
艾玛看得津津有味,看到俩人不亲了,有点可惜。
“啊……”艾玛困了,奈布擦了擦嘴角上的津液,瞪了杰克一眼。他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给艾玛盖上了被子,拽着杰克离开了房间。

那本童话书被落下了。




“哈……哈……啊……谁允许你……把那本童话给说出去的……嗯……”
“那个童话很好啊,而且至今为止我只给了艾玛看。
还有,你刚刚说要去空军小姐房中睡?”
“啊!没……嗯啊……没有……
那本童话不是悲剧么……嗯哈……你……为什么说结局……啊……佣兵和开膛手在一起了?”
“确实在一起了啊。”

在lof上只能靠杰佣过活的我
建了个杰佣群……
正所谓“脑洞不够,群众来凑”
经常卡文的我不止如何是好
所以想要给点意见
催更什么的都可以(。)
欢迎加入

上课摸顾帅的眼睛……
第二p请无视(〃ノωノ)

现在才发现绷带有点乱了
今天停电所以才去摸鱼
结果……
好吧我还是写文吧
画画什么的不适合我

《第五人格》 开膛手与佣兵

我们来讲个童话故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名邪恶的开膛手,他的名字叫杰克。
人们都很怕他,因为他杀了好多人。连总统都束手无措。
可是有一天,杰克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呢,居然不害怕他,这让杰克很疑惑。
他开始对人感兴趣了。
那个人是个退役的佣兵,叫做奈布.萨贝达。
他们是在一座荒废很久的红教堂相遇的,传说这座教堂还见证过一对新人呢!
可杰克就在这座红教堂里杀人。
他杀死了冒险家,慈善家,律师。
“剩下的一只蝼蚁呢?”

杰克淡淡地说着,他把利爪上的律师拔下来,把血渍擦掉。
他说完,奈布就出现了。
哼……是一只大胆的小蝼蚁呢……
奈布倚在门框上,他笑着,是那种无奈的笑。
杰克顿住了。
他从没见过这种笑,也从来没人对他笑过。
佣兵的笑压在杰克的心口,让他险些呼吸不了。
心口有点疼。
奈布走到杰克面前,他鞠了躬,朝杰克道:
“给我解脱吧,杀了我。”
杰克睁大了眼睛,瞳孔微微收缩。
佣兵是第一个让杰克猜不着头脑的人。
“怎么?杀不了我?”奈布仰头看着杰克。
他把手伸向杰克的利爪。
猛地把它刺向自己。
杰克手上的利爪被握住,被动地向前伸去:“小鬼!你干什么!?不想活了?!”杰克把手往下一移,佣兵被他抱了起来。

这个人给杰克一种前所未有的触动,死了多可惜。

佣兵没有挣扎,他躺在杰克的怀里,轻微的呼吸在这死一般寂静的红教堂里显得那么动人心弦。
杰克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儿。
啧……我一个开膛手居然对一个微不足道立马能被我杀死的佣兵起了心思。杰克心想,摇了摇头,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蠢了?
杰克抱着佣兵到处乱转。
他不知道走哪儿,只能瞎走一通。
佣兵在杰克的怀里睡着了。

当杰克找到了出口,打算把佣兵送回去时,他发现,
那道轻微的呼吸声没了。
“小鬼?醒醒!你还要不要走了?!”杰克把佣兵放在椅子上,拍了拍他的脸。
好冰。
开膛手颤抖起来,
奈布死了……
他死掉了……
杰克看着自己的手,发现双手沾满了佣兵的鲜血。
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把佣兵的身子翻了过来,发现小腹那里不断地冒出血液。
他颤抖着翻开佣兵的衣服。
佣兵的小腹被残忍地开了一道口子。
里面的脏器被掏空,骨架隐隐约约地露出来。
从刚刚他倚在门口的那一刻就是这样了。
他想让杰克给他一个痛快。
杰克突然笑了,他俯下身子,吻了吻佣兵的唇。
………………

在一座废弃的教堂里,一个邪恶的开膛手跪在佣兵面前嘶吼。
他哭着。
请求上帝把他的佣兵还回来。
但开膛手才不会受到上帝的恩赐。
开膛手都该死。

直到佣兵的肉身慢慢腐烂,只剩一架阴森森的白骨时,杰克把白骨收了起来。

明明只和这个小佣兵待了十几分钟。
但为什么这么在意……

开膛手杰克还是杀人。
但是每个将死之人都能看到杰克腰上的玫瑰手杖变成了白骨手杖。
像是用人类的腿骨来做成的,滑滑的,冰凉的,足以与陶瓷媲美。
白骨被玫瑰缠绕着,红和白混在一起,很漂亮,
也很渗人。
但这些小蝼蚁只会以为杰克是个变态,喜欢把人的骨头拿去做饰品。
可他们都没发现。
在手杖的尾部,有一串不明显的英文字母——
Neb Sabeda.